responsive img

试析一事不再理之“一事”

一事不再理在我国的民事诉讼中是一条重要的法律适用原则。但何谓一事?


                            

一事不再理在我国的民事诉讼中是一条重要的法律适用原则。但何谓一事?因为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及司法解释,在具体的适用中往往会产生不同的看法,导致把本是一事之事作为诉讼进行处理,而把本不是一事之事却又认为不可诉而不作诉讼处理。

民事诉讼一事不再理的主要法律渊源是《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拾一条第五项的规定:“对判决裁定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案件,当事人又起诉的,告知原告按申诉处理,但人民法院准许撤诉的除外。”

一事不在理是指在民事诉讼中,人民法院对已生效的民事判决和裁定所确定的内容,除法定事由外,人民法院不再受理;当事人也不得对之再提起诉讼。其作用及意义主要有以下几点:其一,为了防止人民法院对同一事实作出不同的或相互抵触的民事裁判,也含有维持生效判决的即判力和公定力的作用。其二,为经济诉讼之目的节省司法资源提高司法效率。其三,增加起诉人的诉讼风险,使之慎诉,避免滥诉,节约司法成本。根据以上,民事诉讼之一事不在理对于人民法院和当事人诉讼行为都有着极大的影响,其中一事之“事”则是当中的焦点。

有以下两个案例可资我们来看待这个问题:

之一,这是20066月份,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栏目播出的一个案例。一青年乘出租车至朋友处,途中被三人误以为是仇家,枪击致死。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判决生效后,青年之父因三被告无赔偿能力,以出租车司机未尽安全救助义务为由将司机诉诸法院。法院驳回起诉,理由是该诉违反一事不再理。

之二,上世纪八十年代一小孩被某电力公司管理的高压电缆击伤,双臂自此缺失。其父索赔,获赔偿金8000元。后小孩成年,以当年赔偿金过少为由再诉电力公司,获赔偿拾余万。但双臂残疾,虽勤勉,就业方面也终遇障碍,故又以侵犯劳动就业权为由提起诉讼,法院驳回起诉,理由同上。

一事不在理之一“事”的性质是我们认识此一事和彼一事的关键。

我们知道,民事之诉的诉的要素有三,即诉的主体,诉的客体,诉的事实和理由。诉的主体要求原告适格,被告明确。诉的事实与理由则要求法律事实和法律依据充足。诉的客体则指诉讼标的,是双方当事人所诉争的法律关系,它决定着人民法院的立案管辖的范围,以及该法律关系是否已被生效的民事裁判所拘束。此三个要素有一个不符合条件都将会被人民法院依《民事诉讼法》一百零八条不予受理或驳回起诉。

三要素当中的诉讼标的就是我们所指一事不再理的“事”,是双方当事人所诉争的法律关系。一般而言,一个民事诉讼只处理一个民事法律关系,除非法律规定或人民法院认为有必要可以合并审理外不做过多的审理,前者如婚姻纠纷案件中婚姻效力的解除,财产的分割,子女抚养权的确立;后者如将当事人几个有关联关系的合同纠纷合并审理(这里仅指诉的客体的合并而不含诉的主体的合并)。无论是单一的法律关系还是合并的法律关系只要该法律关系已被生效的民事裁判所确定,人民法院都会按一事不在理的原则进行处理。所以一事之“事”的法律关系是区分此事和彼事的关键。

但仅有这样的认识还是不够的,如前面所提到的两个案例,在主体,事实完全或部分相同,法律关系又存在相互关联的情况下,判断是否属于一事确存在难度。故还得从法律关系的变动来看待法律关系。

民事法律关系的变动包括法律规范和法律事实两个方面,其中法律事实又包括法律事件法律行为两种情形。当一个法律事件或一个法律行为只引起一种法律关系的情况下,此时自然不会发生法律关系混淆的问题,此时的法律关系是明确的单一的。但是因为各个部门法所调整的范围往往会发生重合,有时一个法律事实或法律行为会产生多种的法律关系,这就让我们区分是此法律事实还是彼法律事实带来了难度。如以上所举的案例中,电力公司的一个行为不仅产生了人身健康权赔偿的法律关系,而且还因为该行为直接导致了受害人劳动能力的部分丧失而产生了劳动就业权方面的法律关系。再如,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对另一房地产开发公司所建的商品房实施破坏,该一个行为会导致不正当竞争的行政法律关系,民事赔偿乃至刑事法律关系的产生(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不同的部门法所规定赔偿范围是不同的,如反不正当竞争法和民法的赔偿范围。)

在一个法律事实导致了多种法律关系产生的情况下,当事人一般仅就某一个法律关系提起诉讼,在未达到诉讼目的的情况下,不得已又会就其他的法律关系提起诉讼,此时法院往往会已一事不再理为由而拒绝诉讼。这种现象发生的情形为多。

根据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就以上两个案例做出这样的判断:案例一,虽然原告相同,事实也基本相同,但被告不同,诉讼标的也发生了本质变化,由原来的犯罪行为所引起的附带民事赔偿变成了由违约行为而产生的纯粹的民事赔偿,属两个截然不同的诉讼标的。所以法院应予受理,根据具体情况作出裁判。案例二当中,主体未发生变化,事实也未发生变化,但诉讼标的由原来的侵犯身体健康权变为了侵犯劳动就业权,也属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故法院也不应拒绝裁判。这里需要指出的是:法院的受理是一回事而法院的裁判则是另一会事,分属不同的范畴。法院的受理涉及到当事人的诉权问题,诉权得不到救济则实体权利无从谈起;法院的裁判则是对实体问题的处理,或支持或不支持是法官对实体法的适用和内心确信的一个过程,和当事人的诉权无关。

所以笔者认为:在诉的三要素当中只要有一个要素发生变化,不同于前案的要素,就都有可能发生一个新诉,应作为新案来处理。其中尤以诉的客体发生变化为突出表现,这是区分此“事”和彼“事”最直接的依据。

关于一事不再理还需涉及以下几个问题:

新事实和新理由。该方面的渊源就笔者了解主要有两个,全部来自于最高人民法院的两个司法解释,一是《民诉意见》152条即“赡养费抚养费抚育费案件裁判发生效力后,因新情况新理由一方当事人再行起诉要求增加或减少费用的,人民法院应作为新案受理”。另一是《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第19条即“医疗费的赔偿数额…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此两条就是我们在实践当中运用最多的新事实和新理由,尤其是后者已突破了“三费案件”的范围,极具实用性。所谓新事实与新理由其实质就是诉的要素之三,事实与理由的延申,即在诉的主体和诉讼标的不变的情况下,准许当事人因事实与理由发生变化而提其新的诉讼,不受一事不再理的拘束。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诉讼标的在该原则中的重要性。

部分诉讼请求必须在一审中提起,否则人民法院将不单独受理规定。此方面的规定笔者所了解的也有两个,也全部来自于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其一是《婚姻法解释(一)》第30条第1项“符合婚姻法第46条(无过错方损害赔偿请求权)无过错方作为原告…提起请求的,必须在离婚诉讼中同时提起(作为被告不在此限)。”其二是《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条“当事人在在侵权诉讼中没有提出赔偿精神损害赔偿的诉讼请求,诉讼终结后又基于同一侵权事实另行起诉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这两条的规定应是严格限制在诉的客体方面,也有节约司法资源之意。

最后是关于民事诉讼之一事不再理和刑事诉讼﹑行政诉讼中之一事不再理的区分。刑诉和行诉在法条中未见一事不再理的明确规定,但在司法解释中有不同于民诉的规定,这主要规定在撤诉方面。在民诉中原告的撤诉因人民法院未就实体问题作出裁判,所以当事人撤诉之后可以就同一事实再诉诸于法院,不受一事不再理的限制。而刑诉中自诉案件除非基于证据不足的原因撤诉之后,法院将不再受理;公诉案件则是法院准许检察院撤诉之后没有新的事实与理由,法院将不予受理。在行政诉讼中法院准许当事人撤诉的,当事人没有新的事实与理由,法院将不予受理。

 

 

 

                                                      周立宁,2006/9/26

周立宁

2017-09-15 00:13:10